Copyright ©2019 im电竞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5-85800700     傳真:025-85800720
蘇ICP備14010569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im

企業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解讀納蘭性德

所屬分類:感悟生活
來源:
發布時間: 2016-04-22
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夜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幸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願。         
 
——納蘭性德《人生若隻如初見》
 
今天,我來向大家解讀納蘭性德的心事。這位滿清第一才子,既是權傾朝野的“相國”明珠之子,又是康熙的禦前一等帶刀侍衛。就這樣一位前途無可限量的青年才俊,卻寫出了纏綿溫婉的《飲水詞》,卻是不像馬背上打江山的女真族的性格和作風。但就是他這勞什子得天獨厚的家庭優勢讓他這般消極與厭倦官場名祿,而向往山水。
 
文章寫得好也隻是哀怨之詞,杜鵑啼血不過垂死掙紮,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哪裏來的心高氣傲,考個狀元怕是心花怒放。若是心係國家,爭當好男兒,血戰沙場,亦能光宗耀祖,出人頭地。可他偏偏是內閣大學士納蘭明珠的長子,又是陪康熙讀書的禦前帶刀侍衛。莫不說明珠老古板,家教森嚴定不會讓他放任自由,也鐵定不會讓他展翅高飛。在納蘭性德進宮之前,明珠這個在官場叱吒風雲的大老爺也與一般父親一樣,在長子麵前再三叮囑:容若,在禦前侍奉皇上,可不比在自家府上,一言一行都得三思而行呀。而康熙又是個玲瓏剔透、擁有比幹心的難琢磨的主子。懷柔時,兄弟情長;鐵腕時爾等可不要忘記君君臣臣呀,一不小心逆鱗的話可是要掉腦袋的。看似風光無限的一等帶刀侍衛,皇上麵前第一大紅人,但在納蘭心裏,卻是滿身的不自由,想他滿清第一才子,卻要在這囚籠裏步步為營,事事小心,何時才能歸於田原?縱然有抱負、有才情要怎樣才能施展呢?!
 
若《飲水詞》是閨閣女子的傷春之詞,那麽在曆史的大淘沙裏早就隨風而逝,更不值一提了,但它偏偏是出自納蘭性德之手。每一首都是他的心事,每一句是他的血淚。就如同曹雪芹的《紅樓夢》一樣,越是悲涼,便越繁華,悲極則歡。“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隻道是尋常”,納蘭喪妻之痛又有誰知?那些執手相對,書香漫遊的尋常小事,如今那些細雨飛花的記憶,由自己娓娓道來,又是怎樣的誅心呢!我想他當時肯定是狂笑不止,淚流滿麵而不自知的。
 
人生若隻如初見,遇見納蘭,經年過往,他仍是一位翩翩濁世佳公子。
 
                           (臣功製藥  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