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9 im电竞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5-85800700     傳真:025-85800720
蘇ICP備14010569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im

企業文化 · corporate culture

世界杯情緣

所屬分類:感悟生活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07-15

2018年6-7月,地球上30多億人將統一進入一個新的時區——世界杯時區, 32支球隊成為這個時區的坐標,一顆不斷滾動的足球成為唯一標識,一座夢寐以求的金杯則是最好的證明,人類再次以足球的名義歡聚和戰鬥,而我也又一次自豪的點亮了“鐵杆球迷”的屬性。

算起來這是我看的第六屆世界杯了。98年之夏,酷愛運動的小夥伴們第一次接觸了這項盛事,一直在街頭巷尾踢著紙質足球的我們安安靜靜的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那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穿著最經典的球衣,在球場上奉獻著一場場熱血沸騰的對決。那種年輕混合著激情的美好,是多年以後我最深的懷念。

2002年,記憶是由紅色的驕傲和藍色的憂鬱共同組成。那是第一屆有中國隊的世界杯,首場對哥斯達黎加,下午3點半,高二的我們擠在教室裏,看著吊頂的老式電視,激動的唱著國歌,喊出每名球員的名字,那種自豪感讓我銘記至今。三場比賽踢完,伴隨著中國隊的步伐,法國、阿根廷這些經典的藍色也愴然出局。最後一輪,帶傷複出的齊達內,用踉蹌的步伐追逐著不斷遠離的足球,直至跌倒在地,那一瞬間,令人動容,仿佛諸葛丞相,明知不可為而為,鞠躬盡瘁,可惜天不加年,時不我待,絕望而又悲情。而坐在替補席上的巴蒂,眼含淚花,看著自己的夢想從此遠去,不甘和不舍讓人動容。直到決賽中,偶像卡恩從神座跌回人間,因果循環,英雄暮年。原來體育也和人生一樣,殘酷如斯,卻又現實如鐵。

2006年,世界杯來到德國,那時的大學宿舍裏到時都是 “德粉”,大談特談“碾壓和奪冠”,霸氣十足卻又底氣不足。可是我的心中隻有一個人——貝克漢姆,那個寵兒,那個棄兒,那個經曆過追逐和放逐,擁有人人羨慕的一切,卻又曾行走於人間地獄的男人。多少次我也曾站在長草漫腿的足球場,一個人抱著足球踢一下午,從傳中到任意球,幻想著像他一樣踢出絕妙的弧線。那屆世界杯,三獅軍團巨星雲集,可是隻有他才能扛著全隊往前衝。四分之一決賽,雖然受傷,但是他倔強的不願被換下,直到傷勢無法堅持,在全場掌聲中,貝影遠去。伴隨著小貝奪眶而出的淚水,電視機前的我們早以淚目。堅持的力量直擊心靈,壯誌未酬的小貝就這樣和我的世界杯輕輕的說了聲再見,然後再也不見……

時光飛逝,2010年的我已走上了工作崗位,而此時的世界杯也在全新的大洲激情上演,伴隨著嗚嗚祖拉那鼓噪的聲音,足球仿佛被施了魔咒,意大利、法國攜手小組出局,更大的意外來自八分之一決賽,英德大戰,蘭帕德的進球活生生的被吹掉,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想到了“公平”,可是人生最大的公平不正是人生而不平,你能做的隻能是努力、再努力,然後等結果的綻放。

2014年,基督山下的世界杯萬眾矚目。科技對人類的改變也悄然而至,每天打開手機,賽事新聞像海浪一樣撲麵而來,應接不暇,一場單純的比賽已經演變成媒體的角力場和廣告商的聚集地。浮華過後,德國捧杯,記憶中卻是內馬爾的淚水,蘇亞雷斯的牙印和克洛澤的空翻,以及巴西失利後球迷牢牢抱著金杯的瞬間。世界杯仿佛是我固定的人生路標,彈指一揮,驀然回首,隻有他堅定的站在那裏,標注著我們的4年又4年。

今年的世界杯,var的加入,戲劇性的結局,相繼離開的勇士,不滅的信仰和熱情。在這十四天裏,我不僅點亮了自己的屬性,也點亮了一歲半女兒的球迷屬性,雖然她會把C羅喊成“阿羅”,把梅西喊成“梅梅”,不過當我在看球的時候,小家夥也會乖乖的跑過來,喊著“球球”,牽著爸爸的手一起看,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屆世界杯,等她長大,會有一隻心中的主隊嗎?會不會也留下和世界杯的情緣呢?讓時間去回答這些問題吧。

時間如同一支筆,在我們內心深處記錄下一段段生動的文字和一幅幅難忘的畫麵,足球從來不隻是運動,它帶給人類的是精神鼓舞,是在挫折中的奮進和對勇氣的渴求,是對愛的理解,對恨的平複,以及對未來的希望,如果你愛足球,你會愛它一生,無關勝負,無問西東。這也許正是世界杯給我們帶來的最大快樂。

(黨群辦   丁起揚)